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逸园深深夏迟暮 > 最初的爱最后的爱 2

最初的爱最后的爱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迟暮随着大家一起进入左家的小餐厅,保姆已经将菜肴摆置在一张木质雕花的长方桌上,头顶上的椭圆宫灯亮着,灯光透过灯罩四下洒开,在黄红的基调上打出温暖的光色,让人看了一桌的菜肴更有食欲。言情首发
  
      左太太四顾了一下,脸上是平日里少有的和煦笑容,“一想到以后家里会有私下人坐下来一起吃饭,我这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高兴。妲”
  
      左家茵嘟起嘴巴,“怎么只是四个人呢?”
  
      左太太自然心领神会,笑道:“我没有忘记闻道,我其实是欢迎他天天过来最好是住在这里,不过他父母舍得吗?人家背后还不得说我这丈母娘太过霸道,分明仗势欺人呢!”
  
      “妈!”左家茵娇嗔地扭了下身子。
  
      这一幅其乐融融的画面不禁让迟暮有些唏嘘,这些年来左太太无疑是宠爱着左家茵的,但是丈母娘……真正的丈母娘该是姑姑啊,无论她当初做过了什么,家茵毕竟都是她亲生的,谁也不能否认这个事实。
  
      但是,事实是个疮疤,揭开来对谁都没有好处,尤其是对家茵……一个从小到大生活在蜜罐里的公主,她哪里受得了?
  
      或者,等她自己做了母亲,有了一定的理解力和承受力之后……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维持原样。
  
      晚餐像往常一般,左太太面前照例有一块牛排,她用刀娴熟地切下一小块放在口中,动作优雅地闭嘴嚼着,等到一口完全下肚,她说道:“家勋,有件奇事儿要跟你说一下,你二婶今天上午过来找我,竟让我劝你将服装公司交给家瑞打理,说是家瑞如今懂事开窍了想做一番事业,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么?我记得以前家瑞刚从国外回来时,你要他留在左氏帮忙他也不肯的。”
  
      “是,我记得当初让他到左氏上班,他却给我玩起了失踪,最后还是在娱乐报上才看到了他的消息,”左家勋笑笑,“妈是怎么回二婶的?窀”
  
      左太太说:“我当场就拒绝了,我说这是董事会研究决定的事情,不是董事长一个人说了算,说句你觉得不中听的,家瑞跟你叔叔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典型的败家子花钱的祖宗。”
  
      果然左家勋忍不住替他兄弟开口了,“妈这话实在有些绝对了,人是会变的。”
  
      左太太眉头一挑,“怎么?难道你竟真的想把服装公司交给他?”
  
      左家勋喝了一口汤,清了清嗓子,“我们左家本就人丁单薄,说老实话,我一直有心想让家瑞进入公司学习管理,以前是他不肯,现在他主动要求,这不是挺好的吗?”
  
      左太太放下手中的刀叉,凝眉道:“家勋,家瑞突然转性了,你也不想想原因?你不知道,你二婶今天是一口一个丁薇,听话音对那个姓丁的女孩子很满意呢,我记得几天前她是连正眼都不瞧人家的。”
  
      左家茵奇道:“丁薇居然有这样的本事?看样子当初我们都小看她了。”
  
      左太太说道:“算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无非是男人的所谓自尊心作怪。那天晚上我就注意观察了,那个丁薇侍候人确实挺有一手的。从小到大,家瑞在家勋跟前就抬不起头来,左氏员工向来只知道左家勋谁知道还有个左家瑞?他心里头肯定早就积蓄了不少反叛力,现在这个丁薇稍一挑事,家瑞就觉得理所当然理直气壮,他也姓左,凭什么左氏就非给家勋掌管呢?再想下去简直就是家勋欠他的了!谁不想掌权呢?!”
  
      左家茵听母亲这么一说不禁叫道:“什么吗!也不想想当初我爸去世后叔叔将左氏搞得有多狼狈!后来还不是哥哥在舅舅和外公的协助下收拾的烂摊子?跟他左家瑞有什么关系!有口现成饭吃已经不错了!”
  
      左太太叹了口气,“事实是这样,但有多少人知道事实?别人巴不得咱们左家多出些八卦新闻才好呢!这次事情过后,少不得又有人在背后议论我这个六亲不认的老太婆明着欺负他们二房,就连区区的边缘产业也不肯给老二家经营。”
  
      左家勋迟疑了一下,“妈,我已经答应了家瑞,明天开董事会考虑他的提议。”
  
      左太太没有吭声,却将眼光投向进屋后一直没说话的迟暮,“这事你是怎么看的?”
  
      迟暮看了左家勋一眼,“我想,如果我是董事,我会投反对票。”
  
      左太太点头,一脸的认真,“说说你的理由。”
  
      迟暮坐直了身子,“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谦虚地实话实说了,当初在商学院读书时我特意选修了一门心理学,因为我觉得,在商界,情商比智商更为重要,了解对手和管理好自身同样重要。在剑桥时我和左家瑞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对他的个性和能力多少有些了解,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散漫自由、爱玩乐、有依赖心没责任心的大男孩,兴趣会随着心情的转移而转移,我记得他在剑桥学的是艺术,可能跟服装设计会有瓜葛,但与管理一家公司完全是两回事,如果非要给他的管理前景打分,我至多只给50分。”
  
      左家勋说:“万一他的商业潜能没被你发现……”
  
      迟暮笑笑,“家勋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觉得,商场如战场,不应该存在侥幸心理,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万一这个词实在不应该在一个领导者口中出现。左氏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每一个决定都应该要为信任它的股民负责。如果你实在要表达亲情的话,我提议你给左家瑞一笔资金,让他自己去创业,那样其实更能很好地锻炼他的能力。现成饭谁不会吃?”
  
      “说得好!”左家茵对迟暮竖起大拇指,“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真有大嫂风范!”
  
      迟暮笑道:“你是在笑我老而世故吧?我会把这个看做是对我的恭维。”
  
      “才不是!我是真心佩服你!”左家茵忙说道:“以前可能还觉得你空有其表,现在我是完全相信了我哥的眼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