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逸园深深夏迟暮 > 身心激荡 2

身心激荡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打开门,迟暮发现客厅里的灯亮着,但里面没人,人应该是在卧室里,因为卧室的灯也是亮着的,她边换鞋边有意用一种轻松的语调笑道:“姑姑!你看谁来了?”
  
      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夏樱披着件外套朝卧室里面走出来,面色有些疲惫,看样子是刚从床上起来的,不过看到家茵时她的两眼明显地掠过一阵喜悦,主动上前拉住了家茵的双手,“有几天不见你了,最近都忙什么呢?项”
  
      “我哥让我学着打理生意呢,”家茵感受到夏樱的手心有些不正常的热度,不禁低呼,“夏老师您是不是在发烧?”
  
      迟暮吃了一惊,伸手过来探姑姑的额头,感觉确实有些烫人,忙说道:“怎么会这样?要不要去医院?”
  
      “大惊小怪,只是小感冒,我已经吃过药了,没事的,”夏樱坐到沙发上,拍拍左右,笑道:“你们两个坐到我身边来。”
  
      “真的不要紧吗?”迟暮给她倒了一杯水递过去,担心道:“不如现在去医院看看吧。”
  
      “哪有感冒就去医院的?也太矫情了。”夏樱接过水杯,放到面前的茶几上。
  
      迟暮坐下时一眼就看到了茶几下方放着的那只紫砂壶的包装盒,她的右眼皮下意识跳了一下,正疑惑姑姑怎么没把这贵重的东西收起来,果然夏樱的问题就来了,“暮暮,下午我打电话约闻道礼拜天到家里来吃饭,他对我说要问问你的意见,说是如果你同意他就过来,这是什么意思?你们俩个是不是闹什么不愉快了?”
  
      迟暮摸了下眉头,强笑道:“你没问他吗?”
  
      “他不肯说,让我问你呢!”夏樱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对另一侧的家茵说:“一定是这丫头欺负人家了,闻道多忠厚的一个人,家茵你说是不是?瘙”
  
      家茵讪讪笑,一半是替迟暮捉急,一半是不同意夏樱对于钱闻道的判断,忠厚?他要是忠厚那世界早就大和平了!
  
      夏樱继续说道:“家茵啊,你和暮暮一向就谈得来,我想你一定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是不是?”
  
      左家茵一愣,笑道:“夏老师,最近我忙了一点,迟暮的具体情况真的不太清楚……不过,我想感情这种事情,外人谁也过问不了,一切顺其自然比较好,您说是不是?”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迟暮急促地跟家茵对视了一眼,起身走过去开门。
  
      正如她所担忧的,门口站着的正是左家勋。
  
      左家勋宽慰地朝她笑笑,一手轻轻关上门,一手则准确地握住了她的手,用足了力气,几乎是令她动弹不得的那种力气,然后拖着她走到神情震惊的夏樱面前,微微鞠了个躬,“夏老师,对不起,我是不请自到了。”
  
      夏樱唰地站起身,沉着脸冷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放开她!”
  
      左家勋没有松开手,“夏老师您别激动,其实我的意思您是知道的,我想不用我再多说。”
  
      夏樱冷哼一声,不客气道:“我的意思左总你也是一早就知道的,难道还要我撕破脸皮再重复一次吗?”
  
      迟暮顿时泪盈于睫,“姑姑!”
  
      “你给我闭嘴!我才说了一句你就不忍心了?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你是怎么说的?啊?你全忘了?”夏樱一脸的痛心疾首,“暮暮,你就是这么一个朝三暮四的人吗?这才几天的工夫啊!怪不得闻道在电话里会支支吾吾的,一个女孩子,不能仗着自己长得好就这样让别人背后说三道四!”
  
      这些话未免说得有些重了,左家茵忙拉住夏樱的手臂,“夏老师您消消气,迟暮是什么人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她一直爱的都是我哥,不是别人……”
  
      也就奇了,家茵一开口,夏樱的态度顿时就缓和了不少,“家茵,不是我胡搅蛮缠非要干扰她的生活,但你觉得她跟你哥两个合适吗?不说这年纪相差有十岁……单说你们左家,你妈会从心里接受一个没有根基的媳妇吗?她这脾气你妈能接受吗?”
  
      家茵说:“只要哥哥同意,别的一切都好说,我妈再是厉害,最后什么事还不都是依着哥哥的,何况,还有我呢,我会永远站在迟暮这一边的,真的,夏老师您相信我,哥哥肯定会给迟暮一个好的未来的……”家茵顿了一下,顺势将夏樱轻轻拉坐下来,声音温柔,“夏老师,哥哥对迟暮的感情,别人不知道,我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这些年他身边一直都没有女人,我虽然不敢肯定他这样做就是因为迟暮,但他今天当着我的面对迟暮说的一句话令我非常感动,他说会让迟暮和他一起并肩站在世人的面前,他说不但要人们知道左家勋太太,还要人们知道夏迟暮女士,迟暮跟了我哥,不会是那种永远只能站在男人身后的可怜的豪门太太,她会是**自主的夏迟暮,哥哥会给她一个广阔的舞台,让她做自己想做的能做的一切事情,夏老师,这份感情……说真的,我非常嫉妒,今天我还因为这个无故对迟暮发了火,因为我从来没见哥哥对一个人这么好过,包括我,如果将来能有一个男人也对我这样好,那么我真的死也无憾了……”左家茵说着说着不知因何触动了愁肠,眼圈发红,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家茵……”迟暮的鼻子也有些发酸,左家勋轻轻地按住了她的肩。
  
      “好了好了,你这孩子,什么死不死的,你这样的好孩子要是都没人疼,那老天不是瞎眼了吗?”夏樱爱怜地拍拍家茵的手,长长地叹了口气,两只眼睛古井般幽深地望向迟暮,“暮暮,这么说你是一门心思的决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