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逸园深深夏迟暮 > 爱的乾坤大挪移 4

爱的乾坤大挪移 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孙杨停下来,有意和钱闻道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这才开口说道:“钱闻道这个人,怎么说好呢?当年我在美国时和他有过交往,觉得这人不但智商高,而且情商也很高。”
  
      左家茵差点失笑,“情商高?何以见得?俨”
  
      孙杨说:“一般像他这样专攻尖端科学的人在交际场合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没有什么应变能力,他则不一样,他就跟那种天生的社会活动家似的,到什么场合都能如鱼得水却又不过分招摇,总体而言,他是一个理性与感性融合得比较好的一个人,我甚至觉得他专攻过心理学,因为很多时候别人还没开口,他就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
  
      “真的假的?”左家茵一脸的不置信,“不是刚刚得了人家什么好处吧?还没听你这么夸赞一个人过。”
  
      “是真的,”孙杨温和朝她笑,“其实刚才我还少说了句,钱闻道这个人信心和恒心都很足,而且他出身于学术世家,他的家族在国内外都很有名望,如果你哥真的非夏迟暮不娶的话,我觉得他是你哥的一个相当强有力的对手。”
  
      家茵奇怪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说他做男朋友合适做老公就未必呢?”
  
      孙杨脸上浮起莫名的苦笑,“婚姻这种事,一向是只有强权没有公理,就算夏迟暮真的爱钱闻道,但是遇上你哥那种人……我担保她最后还是会嫁给你哥,不信你等着瞧好了。”
  
      家茵娇嗔地瞪他一眼,“把我哥说得跟强盗似的,如果迟暮真的不愿意,难道他还会抢亲不成?”
  
      “不是这个意思……事实上我更敬佩的是你哥,身为男人就应该要有些霸气,我想我缺少的正是这一点,”孙杨快速地看了家茵一眼,脸突然有些红了。
  
      左家茵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不敢再多话,快步上前追夏迟暮他们去了稔。
  
      孙杨轻轻地叹了口气,也快步向前走去。
  
      此时钱闻道和迟暮两人并肩而行,不知说笑着什么,他们脚下踩的是枯叶,风吹过头顶又有落叶纷纷落下,身边枫树和柏树相映成趣,左家茵觉得怎么看都是一道风景,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她快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叫道:“迟暮,等等!”
  
      迟暮笑着转过身来,钱闻道也侧过了身子,斑驳的阳光照在两人的脸上身上,有一种温暖和煦的宁静味道,几乎在同时,左家茵举起手机咔嚓咔嚓就来了几张连拍。
  
      夏迟暮先是一愣,随即飞奔过来,伸手就要抢似的,“快给我看看!”
  
      家茵身材比她高,灵活地避过她的手,脸上似笑非笑,低声道:“急什么?不会是怕被某个人看到吧?放心,我不给他看就是了。”
  
      “你讨厌!”迟暮不好意思地捶了一下她的手臂,“不看就不看!”
  
      “还真急了?看吧看吧,你的照片你当然有权利看了。”家茵大方地将手机放到她手中。
  
      这时候钱闻道也过来了,凑到迟暮身旁去看。
  
      不得不说,照片拍得极好,张张如油画一般,两人脸上几乎有那种类似幸福的祥和感觉。
  
      钱闻道说道:“我真的非常喜欢这几张照片,左小姐可以帮忙发到我手机里吗?”
  
      左家茵像是没听到似的将手机放进口袋里,然后揽着迟暮的手臂径自就向前走去。
  
      “左小姐……”钱闻道诧异地望着她的背影,朝身旁的孙杨连连摇头,“还真是大小姐脾气……”
  
      “是有些奇怪,”孙杨笑笑,随口道:“不是你什么时候得罪过她吧?”
  
      钱闻道苦笑,“我哪里得罪她了?是她得罪我的好不好?昨天迟暮让她送信给我,她一开始不认识我,说是找钱教授,我说我就是,她居然出言不逊说我轻浮,有意上前搭讪她,她把自己也看得太……”
  
      孙杨叹口气,“她最近心情不太好,你就多包容一些吧。”
  
      钱闻道笑道:“我没跟她计较啊,是她跟我……你看她刚才那个样子,倒好像我得罪她了,女孩子真是奇怪……算了,算我错,她是你的心上人,我背后这么说也确实有些不地道,和一个女孩子计较也不是我的风格,走吧走吧,别破坏了赏景的好兴致。”
  
      ——————
  
      在琵琶湖游玩的这一路上,迟暮去洗手间的次数不下四回,钱闻道以为她是被湖风吹坏了,不住体贴地嘘寒问暖,迟暮无法解释,只得含含糊糊将那些关心照单俱收,惹得家茵暗笑不已,后来一次她陪迟暮进洗手间换苏菲,提起这事来简直乐不可支,“笑死我了,孙杨还把这人夸得跟x光似的能透视别人……”
  
      迟暮红着脸,“好了,他又不是女人,哪里会想到这些?这不正说明了他不是那种成天混在女人堆里的人吗?”
  
      家茵横她一眼,“是是是,现在他在你眼里什么都是好的!不过我觉得他刚才可能是装的,难道真的一点这方面的经验都没有?都三十出头的人了,肯定是有过女朋友的……”
  
      迟暮面色如常,很仔细地洗着自己白嫩的手,慢悠悠道:“有过才是正常,没有是不正常的,不是吗?”
  
      她的心情突然间就有些不好了,家茵的哥哥,左家勋,不是都已经三十好几了吗?依照这个逻辑,他岂不是更……
  
      家茵敏感地觉察到她的情绪,于是不再开玩笑,“好了好了,我不过是随口一说,你可别介意,说不定人家是真的从来都没有过女朋友,一辈子就专为等你这个真命天女出现呢,是有这种可能的。”
  
      迟暮不禁失笑,“这要求未免也太高了点,我自己都没有做到的,就不要去要求别人了……好了,我们出去吧。”
  
      ——————
  
      离开琵琶湖后,四个人驱车到湖南路的狮子桥美食街吃鸭血粉丝,这是迟暮点名要的,她有好些年没吃到这个了。
  
      这个鸭血粉丝是金陵有名的街头小吃,现在被做成了中式快餐,全城连锁,但要数狮子桥的最好吃。雪白的粉丝一烫就熟,加上赭红的猪血、明黄的鸭肝鸭肠、翠绿的香菜,看上去就勾人食欲。
  
      四碗热腾腾的粉丝很快用瓦罐端了上来。
  
      迟暮吃了两口就连赞汤头鲜美,觉得还是过去那个味道,不知怎的,钱闻道看着那些鸭血就有些发憷,提着筷子迟迟不肯落下。
  
      家茵第一个发现了这一情况,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开口笑道:“呀!钱教授还是第一次吃这种小吃吧?怕不卫生?也难怪了,你毕竟出身世家,身份高贵,不比我们这些普通人。”
  
      这也算是一个有力的回击了。
  
      第一次在南大门口见面时她就觉得这个人不但高傲,而且对她很有些无理,今天也是,很少和她说话也就罢了,一旦开口,就是左小姐左小姐的,既生硬又陌生的口吻……从来别人都说她左家茵懂事有礼的,偏偏这个人,看她的眼里竟然隐隐有种鄙夷之色。
  
      既然他这么无礼,她为什么要充大方有礼呢?她左家茵是木雕的吗?哼!
  
      左家茵压根没有将心比心,事实上是她先误会人家钱闻道的。
  
      昨天她到了南大门口,门卫室里当时只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她进内问钱闻道教授有没有过来,那男人笑着回说他就是钱闻道,她不信,以为是南大的某个男学生在和她开玩笑。
  
      是有这种男人的,见到女孩子就喜欢乱开玩笑。
  
      于是她沉下脸说:“对不起,我是替夏迟暮来找钱教授的。”
  
      男人笑着说:“我就是钱闻道钱教授。”
  
      左家茵本来心情就不好,不禁烦躁起来,“你过分不过分?钱教授会是你这种轻浮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