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逸园深深夏迟暮 > 我的心意你该明白 1

我的心意你该明白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左家勋说:“是啊,家茵上午都跟你说了吧?我的心意想必你也该明白了。”
  
      迟暮不假思索地接口,语气激烈,“我不明白左总的心意,而且你的心意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想问问左总,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的手机你凭什么要拿走?你以为你是谁啊?”
  
      话筒那边的左家勋被呛得先是楞了一下,然后闷闷道:“没经过你的同意我就拿走了手机,确实是我不对,我只是不想你身上有别的男人的东西,你放心,手机我会替你还了,也怪我设想不周到,新手机我很快会派人送到你家,以后你缺什么可以直接跟我说。”
  
      “凭什么啊?我可受不起!”迟暮发出一声嗤笑,讥讽道:“更难得的是,左总竟也有不对的时候!”
  
      “迟暮,”左家勋喘息了一声,声音变得很低,似乎有些隐忍的不耐,“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行不行?你的内心明明不是这样想的。”
  
      “我的内心……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你不能适应我也没办法!对了左总,如果你认为你曾经给予我帮助因此现在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以左右我的一切那你就错了!你的钱我明天就可以还给你,我卖了我妈的首饰也要还给你!如果不够,我就算去借高利贷也要还给你!稔”
  
      发泄式的话出口后换来的是巨大的沉默,迟暮用力咬着唇,几乎以为话筒那头的人已经离开了。
  
      良久,她感觉脸上痒痒的,伸手去揉,却发现原来脸上全是泪,她刚想搁下话筒,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左家勋低沉的声音,“迟暮,我知道你现在有些不理智,我会当你刚才什么都没说过。”
  
      迟暮双手死死捏着话筒,耳边听着左家勋继续说道:“你以为你难过我就好受吗?事实上这些年我一直在关注你,你对各种场合都适应得很好,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任性的小女孩了。”
  
      “是吗?那真要多谢你关注了,我真的非常荣幸,”迟暮的声音怪怪的,自己听着都觉得陌生。
  
      “不要说这种气话,”左家勋不紧不慢道:“该来的总会来的,只要我们用心等待,是不是?你看看,现在这个结局不是很好吗?接下来我会让整个金陵都知道你是我左家勋的女人,让从前笑话你的那些人……”
  
      “左家勋!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我夏迟暮有那么下贱么?!”迟暮突然失去了自制力,她发现自己已经是忍无可忍了,几乎是嚎了起来,随即摔了电话!
  
      她泪如雨下,身子簌簌发抖如风中的落叶。
  
      太过分了!他以为她是木偶么?挥挥手她就离开,勾勾手她就回来?
  
      然而这悲痛和难过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这些年在外她已经养成了类似于苛刻的自律,绝不允许自己放任情绪,因此她几乎在半分钟内就成功地控制住了自己,她强逼着自己起身去洗手间洗了脸,并且在镜子前仔细照了面孔,一个人眼泪流多了眼睛定会红肿,她可不能让姑姑看出任何异样来。
  
      她甚至还对着镜子做了几个笑脸,以便让自己几近僵硬的面孔柔化一些。
  
      很好,一切看上去都正常了。
  
      回到客厅时候她看到话筒摇摇晃晃地挂在茶几边角上,她将它搁好,随手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
  
      当然没有一个节目是能够看得下去的,事实上她也并不想看电视,她只是想找点事情干着罢了,否则有种晃晃悠悠的虚脱感。
  
      电话铃声陡然大作。
  
      她心知是谁,没有接。
  
      就像是在考验谁的耐心更久似的,铃声锲而不舍地响着。
  
      事实上她可以直接拿起话筒再搁上去,这样就不必再听左家勋那些烦心恼人的话了。
  
      然而她没有。
  
      或者她刚才根本就是在期待这个电话,谁知道呢?
  
      她关了电视,轻轻拿起话筒,搁到耳边。
  
      她心知这个人的脾性,他要别人听,别人非得听。
  
      左家勋的口气很平和,“现在心情平静下来了吗?能不能再听我说两句?”
  
      “你说,”她的语气淡淡的,也是平和的,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我知道你不是那种矫情的女孩子,”左家勋说:“一个人为了赌气而漠视快要到手的幸福,我觉得这很不可取,你觉得呢?”
  
      “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迟暮轻轻咳嗽了一声,竟然笑了笑,“但是,人总会变的,一个人从前认为的幸福并不一定就是她现在认为的幸福。”
  
      “看来你还在跟我赌气。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哄过女孩子,也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迟暮,你要是继续跟我这么僵持下去的话,后果是你会失去我,你愿意这样吗?”左家勋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带着浓浓的无法掩饰的倨傲,迟暮仿佛看到了他脸上的笑意,那种一切尽在掌控的桀骜笑意。
  
      “失去你?”迟暮几乎要大笑了,“左总说话真是有趣,请问我曾经得到过你吗?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东西怎么能叫失去呢?”
  
      那头的左家勋没有回应,像是突然消失了。
  
      迟暮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左总,我并不否认自己从前曾经单恋过你,就像一个孩子曾经渴望过一块糖果,只是,那块糖果放久了,后来就算没有坏,孩子也已经没有吃的***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很好,”左家勋终于发声了,“至少证明了这些年你书的确读得不错,口才是越发的好了。”
  
      “那也是拜你所赐,我很感激你曾经对我的帮助,这是真话,左总,要没别的什么事我就挂了。”
  
      “等等!”左家勋突然说道:“你知道我现在在哪儿吗?”
  
      “不想知道。”
  
      “不知道,不想知道,一字之差,谬之万里,”左家勋笑道:“逻辑学学得很不错,你这张小嘴,我现在几乎有些后悔当初送你出去了,真担心我的将来……”
  
      迟暮的语气彻底冷下来,“左总,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等等!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的!”
  
      话筒里传来一阵***动的响声,似乎是搬动凳子的声音,接着有叮叮咚咚的琴声响起来,那记忆深处熟悉的旋律一起,迟暮的身子不禁一震,随即用尽心神倾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